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8th Apr 2013 | 一般 | (2 Reads)
陽光,溫暖,在一個安靜的時光裡。 你輕輕地走來,悄無聲息,但,我嗅到了你的淡香,飄逸而靈動。在無涯的意境中,你穿越時空,又穿透光影,光芒萬丈地盛開在我途經的路上,散發著陽光的明媚,青翠欲滴,百花盛開,冰河融化,攜著厚重的泥土氣息一齊把我包圍。 我不知不覺閉上眼睛,深深感受你的氣息。當我再睜開眼時,純淨的眼眸已蘊涵一泓清泉。 我透過純淨的雙眸,看到了你的形態,你駕著白雲,伴著清風,邀上陽光,明媚的翱翔在藍天上。三月,江南煙雨,清清淡淡,淺淺柔柔,朦朦朧朧,是你任意揮灑的激情還是你無盡的相思淚?青石板上裹著纖姿秀影娉婷徘徊,淡雅而輕靈。 我就這樣駐足在時光中,任時光流經我的雙眸,流過我的思緒,拂過我的心田,任時光如花般一瓣一瓣地飄落。我想拾取曾經癡迷的那一瓣,輕輕彈奏一曲,然而,春風零亂了心緒。我飄零在時光裡,輕輕地來,匆匆地去,掬著一泓清泉,純純的,淨淨的,悠悠的飄逸在藍藍的天穹上,然後,碎碎的,粼粼的,蕩漾在河流,湖泊,大海。 紅塵萬丈,任我逍遙。 我靜候在三月煙花裡,只為了等你來,煙雨迷濛中,我以虔誠的心聆聽你的足音。你乘著春光似一支離弦的箭穿透細細密密斜織的雨簾,以一絹錦帛的美麗纖姿懸掛在記憶的心牆上。你懷抱古琴,衣袂飄飄,玉指輕攏慢捻,在指尖輕輕彈,琴音泛著斑斕古典,牽絆著煙雨,輕撫吟念,終是錯過了最美好的時光,佇立成江南煙雨中一片凋零的落葉,飄過煙雨,飄過江南,飄過經年,飄過時光。依舊溫暖,依舊清新,依舊散發著芳香的氣韻。 咫尺天涯,若煙,若霧;相守江湖,無望,無語。 風來了,我卻忘記了。風走了,我留在它拂過的自然中,拾起美好,拾起時光,輕輕吟唱。在你癡迷的愛情中,在你迷失的煙雨中,在你遙注的目光中,我找到了生命的源頭,那一瓣生命中的心香,絲絲氤氳,縷縷瀰漫,柔柔輕撫,那種靈動,那種淡定,那種韻律,成就了一雙深泓的雙眸。 你的清影投射在心湖上,璀璨明亮深邃。那裡有一傾粼粼蕩漾的碧波,儲藏著生命的水源;那裡有一處無疆的海域,蘊含著生命的希望;那裡有一把無弦的琴,可以彈奏出無窮的韻律。 清風吻面,輕輕。徜徉,沉醉,深深的閉上雙眸,我聆聽到來自宇宙的聲音,感受生命靜靜的潛伏,然後滋滋的生長起來,那是生命的瘋狂,那是生命的蓬勃,一起酣眠,一起沉睡,一起生長,一起看晨起黃昏,直到永遠。我知道風的性格,狂放不羈,天與地,任你逍遙;我知道風的氣息,是因為那裡面融合了你的味道。 我曾經跋涉過清清的河水,穿越過茫茫的草原,翻爬過高高的青山,跨越過淺淺的柵欄。只是為了站在春光裡,笑靨如花,等你。 身邊彩蝶翩翩飛,春風傳遞默默香。 我就這樣貯立在花的海洋中,任愛隨風搖曳,隨花盛開……

| 3rd Apr 2013 | 一般 | (2 Reads)
你看,蓮花頂著驕陽怒放,秋菊傲霜盛開,冬梅臨寒獨放……誰說花開只在春天?其實很多花並不在春天盛開。如果用自然界的這一現象來類比古今的一些仁人志士,那麼花品與人品相得益彰的佳話俯拾皆是。 作為花中君子的菊花,人們常常將它與松樹相提並論,用“傲霜有秋菊,歲寒看勁松”來讚美它不畏嚴寒的品格。這恐怕就是陶潛對於菊花情有獨鍾的原因所在。面對仕途的不得志他選擇了另一種生活方式,與勞動人民為伍,與大自然融合,吟詠出了“采菊東籬下,悠然見南山”的千古名句。陶淵明雖在仕途上沒有大作為,卻於晚年在魏晉文學史上開出了燦爛的文學之花。 再讓我們迎著凜冽的寒風,去嗅嗅梅花的香氣。毛澤東曾寫下“已是懸崖百丈冰,猶有花枝俏”的詩句,那飛雪迎春的梅花,於凌寒中獨自盛開,給人帶來了春的氣息。而當春天到來時,“她在叢中笑”。她絕不妒忌群芳,因為她本質高潔謙遜,即使零落成泥碾作塵,也要香如故。 如果把人生比作春夏秋冬四季,那麼人生之花不止在春天開放的舉不勝舉。就拿一代史學家司馬遷來說,年紀輕輕卻遭遇了如寒冬般殘酷的宮刑,然而他不僅沒有沉淪,反而更加積極、主動與命運抗爭。他以驚人的毅力,揮舞著如椽的大筆,書寫了歷史,留給後人“史家之絕唱,無韻之離騷”的不朽巨著,成就了“究天人之際,通古今之變,成一家之言”的歷史名作。而司馬遷的人生之花難道不正開放在冬季? 要銘記,面對每一朵成功的花兒,我們驚艷她的艷麗馨香時,不要忘記了她曾經奮鬥時的汗與血淚。每個人只要不斷朝著目標努力奮鬥,即使我們的人生之花沒有在春天開放,依然可以盛開在秋季哪怕冬季。畢竟———花開不止在春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