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13th Oct 2011 | 一般 | (2 Reads)
原料:明蝦75克、紫甘藍30克。   調料:蛋清、麵粉、沙拉醬、白糖、鮮檸檬汁、黑芝麻。   1。 明蝦去頭、尾、殼,開背去蝦線。紫甘藍洗淨切絲,擺在盤底。   2。 蛋清與麵粉調勻成糊。沙拉醬中加進白糖、鮮檸檬汁調勻。   3。 蝦上漿入油鍋炸熟,滾勻調好的沙拉醬,擺紫甘藍上,最後撒少許黑芝麻裝飾即可。 資料來源:中國臍血網的BLOG | 荒村——蔡駿的部落格 | 回歸本我時代 | 小鷹的BLOG | 婚禮夢工廠「部落格」 | 滄海三笑的BLOG | 部落格 | laser的部落格 | Walt Belcher's Hollywood Blog | 王鷹的BLOG

| 11th Oct 2011 | 一般 | (5 Reads)
下雨了,在初冬,雪還沒有來的日子。傍晚時分,兒子放學回家,一身的細雨朦朧。我無暇看他,眼睛只在窗外。   天是灰的,有些淡墨的微雲,不是惆悵的顏色,只是淡淡的,如水墨畫般。只看得到眼前的雨絲,天地朦朧一色,不知雨從何來。地上泛著水窪,但還不用躲,只濕著暮歸人的腳尖。塔吊窈窕的立著,俯視著一地的匆忙。樹上點綴著些微黃,沐在雨中,靜默著,車燈光打在樹上,如過往的雲煙。   雲煙過了,沒了曾時的輝煌,所有的春華秋實,花紅柳綠,都化成了此刻冬雨後的殘葉。其實最大的悲哀不是原本的一無所有,而是盛極而衰後的蕭條,可大自然還在年復一年的重複著它的悲哀,人們也百代不變的重複著相同的悲喜劇,不知煙雨朧了南朝四百八十寺,之後,也朧了秦皇漢武,落雁沉魚。   下得樓去,把自己扔在雨中,任由自己也成了初冬一景。就只一會兒,雨水成了溪流,潺潺東去,不復西往,同去的,還有一地的落葉,逝者如斯夫。有一種愛叫放手?可這是誰放手了這東去的流水,以及流水中的纏綿?誰與誰收?誰捨誰得?品味捨得,咀嚼秋去冬來,可就在我凝神如何取捨之間,冬雨又復東流去,時不我待。   不管它了,沒人能管得了這天玄地煌中的變化的,我只走我的路,淋我的雨,任憑冬天化了春天,冰化了水。秋枯春榮,冬雷震震,夏雨雪,那只不過是大自然的節奏,接受著這冬雨的洗禮,順而化之,然後背著乾糧上路。   士不可以不弘毅,任重而道遠,正如這冬天的雲雨,不是惆悵的季節,只是淡定的,從容著的行走。 資料來源:辰光四溢-劉若辰 | 孕育專家的部落格 | 韓放——那一年南來北往 | amandadarcie的部落 | 『莫扎特通道』 | 聰明悠然的BLOG | 空谷幽蘭的BLOG | Helping Hands | 魯稚的陽台 | 養性堂 | 玩學堂的BLOG

| 4th Oct 2011 | 一般 | (2 Reads)
朋友喬遷,我們前去祝賀,在她一百多平方米的房子裡,擺放著許多新潮的家居用品。忽然我發現在臥室裡有一樣東西極不適宜地立在那兒,那是一隻一米多高的水缸,很舊的顏色,缸口處還有許多裂痕。就因為這只缸,整個房間的佈局和格調全被破壞了。 我們圍著那只缸看,很普通的那種,絕沒有什麼收藏價值,真想不通她為什麼把它放在這裡。這時朋友走過來,說:「我搬了幾次家,許多東西都送人或扔掉了,只有這只缸我一直帶著。」我們靜靜地看著她,知道關於這只缸一定有著令人難忘的故事。她沉默了一會兒,便開始給我們講起來。 那是二十年前的事了。那時,這座林區城市還很閉塞,樓房少,都是大片大片的平房。每家的院牆都是用木板搭成的,院子裡的小棚子什麼的也都是木製,林區裡就是不缺木頭。她家住在一片平房區的中間位置,父母都是普通工人,家裡只有她這麼一個孩子,那一年她只有六歲。 那是一個週日的午後,正是炎熱的夏天,幾乎每家每戶都在午睡。忽然就起火了,由於木頭多,火勢蔓延快得嚇人。她從睡夢中被父母推醒時,外面已是一片紅彤彤的火海。這種居住區房屋很密集,狹窄的巷弄消防車根本無法開進來,所以火越燒越大。父親抱起她衝出院門,烈焰飛騰濃煙滾滾,已經沒有路可以衝出去。 周圍都是絕望的哭喊聲,她看到這個情景,嚇得都不會哭了。 父親觀望了一下,把她遞到母親懷裡,然後衝向院子裡的那只水缸。他用水桶拎出一桶水來,從她們母女二人頭上澆下去,她被父親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得叫起來。父親又把一桶水澆在自己身上,然後把缸推倒,水都淌了出來。父親抱過她,將她塞進缸裡,說:「無論多難受都不要出來!」她蜷縮在缸裡,忽然覺得缸滾動起來,她隨著缸的滾動翻轉著,一時有些暈眩,趕緊閉上眼睛,用腳死死地抵住缸壁。 過了一會兒,她覺得越來越熱,缸壁也慢慢變得燙起來,她身上的水都變成了白白的蒸汽。她睜開眼從缸口望出去,所見之處都是大火。她嚇得又閉上眼睛,覺得缸滾動得越來越慢,她快堅持不住了,大聲喊著爸爸媽媽,卻聽不到回答。不知過了多久,她被人從缸裡拽出來,空氣清涼了許多,她清醒過來,哭喊著爸爸媽媽。她忽然看到了那令她終生難忘的一幕,那只缸仍在那裡,大火仍在不遠處燃燒著,而她的爸爸媽媽,仍弓身站在缸後,四隻手放在缸上,保持著推缸的姿勢!他們已經死了,全身燒得黑糊糊的,可她還是一眼認出了他們。面對這一幕,在場的人無不落下淚來! 說到這裡,朋友的眼淚淌下來,她用手輕輕撫摸著那只缸,說:「我可以想像出,爸爸媽媽怎樣忍受著大火燒身的劇痛,一路把缸推了出來,是他們,用自己的生命換來了我的平安……」 她已泣不成聲。 我們的眼淚也都落了下來,看著這只缸,我彷彿看到了火海中那驚心動魄的一幕。這就是世界上最偉大的親情啊,在最危急的時刻,把生的希望留給我們,甚至不惜付出自己生命的,只有父親母親! 資料來源:GTGT-郭濤的BLOG | 慈悲 | 「牙」口不能無「顏」 | 依然是一個人 | 熊育群的部落格 | 葉一茜的QQ糖基地 | The Scoop, Congressional Quarterly | Christian Science Monitor's Daily Update | 吳稼祥BLOG:用思想來感恩 | 辰光四溢-劉若辰 |